首页>热点>正文

别了,奥巴马总统!是你催生了特朗普

来源:凤凰网 3026 人阅读 2017-01-11 17:11

今天,奥巴马发表告别演讲,真正离去。

在距离卸任还有一个月的时候,《滚石》杂志曾问奥巴马:你愿意用哪个时刻诠释你过去八年的任期?

奥巴马略微沉吟之后答道:

嗯,是那大家都知道的时刻。像在我们杀死拉登之后,我穿过走廊听到大家呼喊“USA”的时刻;或在平价医疗法案通过后,我和我那些年轻的工作人员站在杜鲁门阳台上的时候。也有一些别的场景,坐在条约厅里阅读那些有故事的人的来信……一名没有得到应得福利的老兵;一名从梦想法案(允许非法移民接受高等教育以后获得美国公民身份的法案)获益的孩子,描述他现在获得了学位,并回到他原来的学校教书,这些故事都深深打动着你。

这样的回答很“奥巴马”,这也是我们过去八年听到的熟悉套路——激情、向上、鼓舞人心。

有些美国人怀念奥巴马,鄙夷他的继任者,但二者之间的画风转换,奥巴马真的没有责任吗?

“政治正确”催生“打倒一切”

8年前,美国暴露出一系列问题:经济低迷、政党恶斗、人心涣散,民意思变。因此,自由进步主义思潮再度兴起,他们秉持的信念是——贫富差距应被缩小、政府对市场的管控要加强、弱势族群的权益要积极推动。

奥巴马正是当时的弄潮儿,他以特殊的身份、清新的形象、动人的言辞,高呼“变革”口号入主白宫。

他有着教科书一般的政治愿景:“让所有美国人都能享受医保”、“逐年提高劳工的最低工资”、“团结所有美国人”、“不允许利益游说者进入政府”、“改变美国政治”。

年轻的奥巴马,被视为华盛顿的“局外人”,他背负着选民渴求变革的期望。

他是美利坚合众国有史以来第一位非洲裔总统,这让他有一种历史使命感,带有某种理想主义。这个特点可能是一把双刃剑,使其目标过于宏伟,壮志难酬。

“奥巴马的总统任期在理想主义和嫉恶如仇之间徘徊。”——《经济学人》把这句话写在了奥巴马的纪念碑上。

奥巴马的成与败,正是“局外人”这一身份两面的注解。

他通过自己的奋斗实现了“美国梦”,所以格外珍视机会和权利的平等;

他是非洲裔美国人,所以能以同理心处理移民和种族问题;

他与华尔街并无瓜葛,所以能着手整顿金融业,但也留下了数不清的争议;

他的才智与优雅无与伦比,他几乎没有任何丑闻,他天然拥有道德的权威。

美国媒体对此有非常经典的一段描写:“作为首位黑人总统理所当然地拥有特定的遗产,但正如马丁路德金所梦想的一样,奥巴马更因为其性格而非肤色得到评价。”

即使怀恨在心者、特朗普的支持者甚至纠结于奥巴马出生地的种族主义色彩浓厚的“出生客”(Birthers)们都力图将他拖下泥潭,并质疑他的美国特性。但奥巴马总能超越这一切,并且获得大多数人的支持。

他不仅仅是我们国家的领导者而且是我们心灵和性情的领导者,后者往往更难驾驭。每当我们变得极端,每当我们的言论变得小气而有害,奥巴马总是像家里的大人一样出现,他是我们希望成为而且愿意追随的那个人。……当我们很难找到嘉言善行时,他知道如何唤起我们心里的善念。(he knew how to speak to our better angels at a time when it was hard to locate any angels)

在他的努力下,平等团结包容成为全社会的“政治正确”。

平权也成为他最为珍贵的政治遗产。

2014年11月21日,奥巴马在国会的反对声下直接颁布行政命令,允许境内约500万非法移民获得合法居留地位。虽然后来这一行动被裁决无效,但奥巴马还是坚信真正的移民改革总会到来。

同性婚姻支持者在庆祝胜利

2015年6月26日,美国最高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在全美国都是合法权益。奥巴马也成为成为同性杂志《OUT100》封面人物,下方写着“我们的总统”与“盟友·英雄·偶像”。

2016年他在演讲中提到,美国的种族关系获得改善。他也不遗余力地确认“平权法案”在高校录取中仍然有效。

然而物极必反,一部分白人对全民医保、同性婚姻合法、包容移民、允许堕胎等进步政策早有怨言,而在政治正确的盖子下(甚至因为宗教多元而不能说Merry Christmas),怨愤就像岩浆一样奔流,而“大嘴”特朗普口无遮拦猛批政治正确,恰恰为这种情绪提供了出口,感觉受到伤害的城乡白人自然纷纷支持特朗普,也造就了美国大选中最大的黑马。

以牙还牙酿成政治僵局

奥巴马在生活中是一个相当随和的人,擅长用新媒体讲故事,他是个讨小孩喜欢的“孩子王”,频繁出没于各类脱口秀节目也拉近了他和年轻人的距离,但他任上却被指独断专行,根本不与共和党沟通。

奥巴马太有锐气,用进步的“改变”把共和党冲的七零八落。自此之后,为了给奥巴马添堵,共和党从来就没有好好配合过他。

实际上,绊马索在奥巴马上台前就已经布下。

《时代》周刊曾报道,2008年奥巴马从选举中胜出到正式就职期间,时任共和党众议院党鞭埃里克·康托尔和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多次私下会面,商议如何为奥巴马设置阻碍。

俄亥俄州前参议员沃伊诺维奇简单概括为:“他(奥巴马)想要什么,我们就反对什么。”

奥巴马医改虽获多数通过,但全体共和党议员都投了反对票。

当时麦康奈尔说:“我不想有哪怕一个共和党议员投票支持这部法案。我们要让选民明确知道哪个政党要为这项可怕的政策负责。”

奥巴马与米奇·麦康奈尔

麦康奈尔还曾经抱怨,总统太喜欢大段大段的独白而不是沟通。有事他甚至边听总统打电话边看棒球赛。

国会共和党人先后50多次试图废除或者破坏奥巴马医改。后来共和党逐渐在国会获得了优势。2013年秋天,共和党拒绝通过政府的开支方案,并试图迫使奥巴马放弃医改方案,政治僵局之下,美国政府关闭了16天。

期间奥巴马与麦康奈尔进行了“热烈但没有任何成果”的会晤。共和党坚持延后实施,奥巴马也不退让,他在接受电视采访时坦承:“(我)气炸了!因为这种情况根本可以不必发生!”

共和党的逻辑很简单,如果进行两党合作,功劳都属于奥巴马。只有采取不合作的方式才能更好打击政敌。但根据一位退休的民主党议员的说法,真实的情况应该是“总统伸出了橄榄枝,他们回敬以棒球棍”。

在共和党的运作下,批评奥巴马成为一种时髦,对奥巴马的人身攻击也屡屡出现,除了质疑他的出生地之外,共和党人也使用侮辱性的词汇抹黑奥巴马,曾有共和党领袖称“我甚至不屑于直视你”。

其后奥巴马也采用了对抗性的手法,用行政手段推行移民改革等法案,引发了共和党强烈的反弹。

但奥巴马认为共和党除了煽动情绪之外,并没有解决实际问题。比如不平等议题,他说“共和党人根本不在乎这个议题,他们根本没有推行任何减少不平等的议案。”

2016年奥巴马在阿根廷总统马克里举办的国宴上与舞者跳探戈。论者描述探戈一直被描述为一种直上直下的孤独舞蹈,而这位总统则完全是直上直下、孑然一身的代名词。

然而,不善于与国会打交道的指摘始终伴随着这位总统的执政生涯。

也有人认为是奥巴马本人的问题。《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报道说,来自两党的政客都抱怨奥巴马与他们过于疏远。报道称,当他需要和国会成员搞好关系时,他很少主动拿起电话或者邀请他们到白宫做客。奥巴马更喜欢和家人一起共进晚餐,或者和他的小团体去打高尔夫球。

奥巴马与克林顿打高尔夫球

“奥巴马不擅长和他的反对者打交道,在这方面他不是天生的政客。他们觉得他冷漠又傲慢。”长期研究美国国会的教授加里·杰克布森表示。

不管怎么说,特朗普正是借着两党恶斗的东风,一路过关斩将,共和党太想击败奥巴马,而民主党太轻视特朗普,在“最丑陋的美国大选”中,特朗普发挥特长,成功上位。

说起来,特朗普竞选总统的直接诱因还是奥巴马。

两人在2011年因为奥巴马的一个玩笑结下“梁子”,最终促使特朗普做出竞选的决定。

2011年,特朗普为了给自己竞选总统营造声势,指责奥巴马出生证明造假,并不是地道的美国人。

在白宫记者晚宴上,奥巴马进行了反击。他嘲笑特朗普在他的《学徒》真人秀里倒是显示了“总统相”,他还对着满屋名流说:“但不管怎么说,特朗普先生肯定能给白宫带来一些变化——”他指向屏幕,上面出现一张PS过的“特朗普白宫度假胜地和赌场”,门口有比基尼美女和镶金的柱子,讥讽特朗普的土豪作风。

特朗普在台下神色紧绷,笑容尴尬。

有美国媒体曾经分析,正是这个玩笑,刺激特朗普卧薪尝胆,终于成功胜选。

外交“突破”引发保守回调

由于国内的抵制,奥巴马在内政上的阻力相当大。由此在第二任期开始后,奥巴马在外交舞台着墨不少,有惊艳的大动作,也有为人诟病的不足。

比如他曾经嘲笑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萨曼莎,够了……我读过你的书。”有文章还指奥巴马鄙视华盛顿的对外政策圈。他也对美国的传统盟友持批判态度,他曾对时任英国首相卡梅伦说过“要是不增加防卫支出付出相应的份额,那么英美特殊关系或难以为继。”

奥巴马与内塔尼亚胡交谈

另外,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也受到了忽视。他曾对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这样说:“Bibi(内塔尼亚胡的昵称),你必须理解这些事情,我是非裔美国人,单亲母亲的儿子,我住在这里,在白宫里,我成功当选美国总统,你认为我不了解你所说的,其实不然。”

他对尼克松-基辛格上世纪的现实主义战略也有颇多不满。据此,有人认为奥巴马在外交上相当傲慢。

但奥巴马并非一个理想主义者。事实上,奥巴马也是一个实用主义者。这一点和特朗普其实也不无相似。

在奥巴马的观念中,美国的外来威胁源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的扩散、全球治理存在的问题,而不是意识形态的分歧。

“奥巴马在处理对外政策问题时并不强调预设一个庞大的意识形态前提,他强调解决一个个实际问题,即case-by-case,少谈些主义。”学者杨卫东如此指出。

因此,他能展现相当灵活的身段,在外交上有一些大手笔。

一上任,奥巴马就宣布从伊拉克撤军,放弃了布什“大中东民主计划”,紧接着就提出“重返亚太”的战略,宣布要将美军60%的力量部署在亚洲太平洋地区,并以希望以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为抓手塑造亚太地区的贸易规则,防范和限制中国的意图非常明显。

奥巴马与时任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阿基诺在2013年提起了非法的南海仲裁。

奥巴马任内加强在南海存在、强化日美安保、推动在韩国部署萨德都是希望通过摩擦牵制中国,但在具体行动上遭到美国鹰派的批评,也引发了中国的不信任。

由于在亚太事务的活跃,奥巴马甚至得到了“太平洋总统”的称号。有得必有失,他转向亚洲却过快抽离中东,对于叙利亚战时的反应也趋于“无力”,被认为给俄罗斯介入提供了空间。

在奥巴马的推动下,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中国、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和德国)达成伊核问题全面协议。奥巴马在协议达成后表示:“这体现了美国外交政策可以给世界带来真实且具有意义的改变。”它被视为奥巴马任内最大的外交功绩之一,尽管以色列也也恼怒不已,特朗普声称要废除这一协议。

2016年3月21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哈瓦那革命广场参加何塞·马蒂纪念碑献花圈仪式。

同样是在奥巴马的努力下,美国与冤家古巴复交,对古巴的历史性访问使奥巴马成为88年来首位访问古巴的美国总统,更具有历史意义的是,两国关系的解冻埋葬了“美洲大陆最后一丝冷战残余”。

有论者批评奥巴马过于淡化价值观外交,背离了民主党外交的传统。而拒绝以武力作为后盾,一再回避武装干涉的必要性,也遭致国内保守势力的一致抨击。但同时也刺激了中国和俄罗斯等国家,威胁到了美国的持久繁荣。

结果是,自由主义与现实主义两大阵营都认为,奥巴马外交没有最大限度维护美国的国家利益。

在这样的不满下,保守主义期望以武力作为强大后盾进行外交,这一思潮在特朗普的团队竞选中得到了充分体现。

11月10日,为确保权力的平稳过渡,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与他的继任者唐纳德·特朗普见面。

奥巴马这样总结他的工作——“当我把重任交给联邦政府和交给美国下一任总统时,我可以毫不含糊地说,这个国家的确是好多了:经济更强大了,联邦政府工作更高效了,我们的世界地位更高了。我对于我们做的工作感到骄傲。我对于帮助过很多人感到很满意。”

奥巴马告别了,候任的总统特朗普声称要推翻奥巴马医改、推翻移民改革令、推翻堕胎法案、推翻TPP(当然TPP已经胎死腹中)、推翻伊朗核协议、推翻《巴黎协定》,他甚至喊出了“现在我们要清理这个体制”的口号,总之奥巴马的政治遗产岌岌可危。

难怪奥巴马无意中透露出一种失落。他在接受采访描述自己的“退休生活”,分明就是“向天再借500年”和“政治上的第二春”:

离开办公室的第一年我会用来写书。我将会组建我的总统中心……我们的声音不仅仅留在旧金山或曼哈顿,而是要无处不在,去告诉人们关于为什么气候变化是重要的,为什么经济不平等的问题必须得到解决。当你深入基层脚踏实地时,事情就会发生转机。当人们感到与政府机构脱节时,他们就不再会坚定的支持你。

最后一句话很好地解释了一个现象——高喊“改变”的奥巴马为何迎来了“颠覆”的特朗普。

而奥巴马虽然淡出了政治核心圈,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所有的特质都烟消云散,他留下的政治印记还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继续影响政客、官员和学者,特朗普也需要和奥巴马的影子搏斗,其结果仍然扑朔迷离。

资料来源:GQ、财经、人民网、大西洋月刊、《滚石》杂志等

“凤凰网(ID:ifeng-news)”是凤凰网新闻频道唯一官方微信公众号。除了提供关于重磅事件、政经热点的“大新闻”,也推出有趣味、有营养的新闻解读。欢迎关注。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凤凰网

评论
0
热点 奥巴马 美国 总统 特朗普 政治
全部评论
0
暂无评论
用户反馈 TOP